24小时新闻关注

威锋,陆良前史印记:走过七十余年的云南桥,贺来贤人

我要说的古桥云南桥,在陆良,叫云南桥的古桥有两处,一个是西桥(中枢大街境内),称新云南桥;一个是在顾家嘴子村与旧龙街村邻近(中枢大街境内),称旧云南桥,俗称云南桥。

千锤百炼的古桥,在早春的落日中,显得迷蒙、深邃。

乾隆《陆凉州志》记载:“旧云南桥,在治南五里,义民朱琼修。”云南桥是一座一孔石桥,石块铺砌的拱桥,经过漫长年月风雨河水的腐蚀,古桥依旧在,年月历沧桑承载了多少人的脚步;马蹄声碎,一去不返,栏杆脱落,留下遥想。

今日,柏油路拓展,穿越前史与年月,这座石桥仍然静立在河上,过往的路人行者,是否留神古桥诉说着一个个运去的背影,抑或正在演绎的人世悲欢故事。

原美国飞虎队记者伯特•克拉夫奇克1943年的春天,或者是1944年的春天,拍照过陆良的云南桥。从他拍照的相片上看,河水泱泱,桥拱构成一个简直完美的半圆矗立在河水中。那时,还有小贩在桥上撑起油纸伞,搭起货摊来做买卖。早年的故事,慢,让时人难于评读!而回忆逝去的老相片碎影,在我心灵中,像古桥下的水荡起丝丝的涟漪。

早春的烟雨缥缈,村落朦朦的灯火,经过桥孔的水面,光线晃晃、闪闪,似乱非乱。河水里流过日月的光。

日子,似河水在古桥下流动,谁会记住,让自己回忆的脚步在那里徜徉。

相关文章